<thead id="vttvr"></thead>

<address id="vttvr"><track id="vttvr"></track></address>

<track id="vttvr"></track>
    <address id="vttvr"></address>
    <pre id="vttvr"><strike id="vttvr"><ol id="vttvr"></ol></strike></pre><track id="vttvr"><strike id="vttvr"></strike></track>
      <address id="vttvr"></address><noframes id="vttvr">
      1疑惑2工地奇遇3黑社會
      作者:縫桌子      更新:2022-09-04 21:18      字數:3463
          1疑惑

          “它在叫你媽媽!”我對女孩說到。

          “哪有小雞叫人媽媽的道理!”女孩疑惑的看著我說。

          “真的!他真的在叫你媽媽!”我認真的說到。

          孩子用疑惑的眼睛看著我,過了至少30秒,我算過了。

          突然聽到她來了一句:“神經!”

          女孩說完直接邁步向前走。

          小雞見女孩走了,也邁著兩只小腿飛快的跟了上去,嘴里仍舊不停的發出對母親

          的呼喊,孩邊走邊對小雞埋怨到:“走開!畜生!離我遠點!煩死了!”

          我看著女孩逐漸遠去的背影,我不禁感嘆。

          哎!經緯啊經緯!既然世界上沒人相信你,你又何必自討沒趣呢!

          想到這里我轉身走向回家的方向。

          第一章是不是很短?呵呵!想知道怎么回事嗎?只有看下一章咯!

          2工地奇遇

          讀者朋友!繼第一章后是不是很疑惑?想知道我他媽的怎么那么會瞎掰嗎?那就繼續看

          我臭屁吧!

          哎!經緯經緯!既然世界上沒人相信你,你又何必自討沒趣呢!

          想到這里我轉身走向回家的方向。

          (時空轉換)

          “經緯經緯!快出來!我們踢球去!”

          聽見豬胖子在樓下叫喊,我立刻答應到:“知道了!我在換球服呢!等等!”

          “你太慢了!我先去球場!你馬上來!”豬胖子在樓下叫到。

          “死豬!你就不可以等等我!那么沒義氣!”我將腦袋伸出窗外大聲的喊到。

          “我不管了!去晚了就沒的踢了!我先走了!”死豬在下面叫到。

          “死豬!你要是不等我!到了球場老子把你剁了!”我大聲的回應著。

          “你要剁早剁了!會等到今天嗎?”死豬大聲回答到。

          “那老子把你偷女生衛生巾的事情給說出去!”我頭伸出窗子朝死豬喊到。

          “我不信!你要敢說!我就把你暗戀薛月的事情說給全世界聽!”胖子豬邊喊邊走。

          啞啞的!死豬胖子!老子操你!竟然抓我的小辮子!操你個王八蛋個東西。我怎么會攤

          上你這么個王八蛋的哥們。哎!算了!和這種世間人渣做哥們算我倒霉!

          我邊詛咒邊換球服,換完球服,瘋式的飛奔出門。

          呀!你個死胖子,竟然不等我!看我不把你的皮給扒了!

          我飛快的跑在去球場的路上。

          媽媽的!走大路,太遠了,至少也得30分鐘!算了!穿小路到球場得了!

          死豬頭!老子操不死你!呀了個呸的!把你屁眼給操爛了!

          所謂小路,就是翻過兩米的圍墻,穿過一片廢棄很久的建筑工地,然后還要悄悄繞過門

          衛保安的視野到工地左角的一個洞里鉆過去,然后再翻過同樣高的圍墻就可以到夢想的球場

          了。

          當然!程序是復雜的,過程是艱苦的,不小心就有被保安認為是小偷,被抓去送警察局

          的危險,但是如果成功那就是幸福,那就是快樂,那就可以得到成功的喜悅,而且還可以得

          到在殺豬場聽殺豬的叫喚聲的一種快樂。

          我一邊心里嘀咕一邊翻那兩米的圍墻,媽媽的!什么圍墻!那么高!老子要跳下去,

          豈不粉身碎骨?奶奶的!算了!延著圍墻走到那有踏腳的地方去。

          好不容易我翻過了圍墻。

          總算是翻過來了!現在是該穿過工地了!

          走在工地的大樓里!

          啞啞的!這工地怎么那么大!上次死胖子帶我翻了一次!后來聽人說這里老鬧鬼!所

          以禁翻了。呀的!現在該往哪走?

          就在我想往哪走的時候!我突然聽見一個粗狂的聲音:“老頭!還是把東西交出來吧!”

          聽到聲音我隱約覺得有什么事情發生。

          誰!居然在這廢棄工地里,而且還說這種話。交東西?什么東西?錢?鉆石?難道還

          是什么古文物?古文物?什么古文物?瓷器?書畫?還是遠古人的東西?遠古人的東西?是

          遠古人的用的東西嗎?是刷牙用的牙刷還是梳頭用的頭梳?還是洗臉的抹布?遠古人那么不

          講衛生,肯定用抹布當洗臉的毛巾的!但是毛巾也不可能保存那么久!難道是刷馬桶的刷

          把?不可能!就算是刷把也和毛巾一樣保存不到現在!總不可能是遠古人的擦屁紙吧!

          那到底是什么東西?既然是那么就遠的東西應該是可以保存很久的東西吧!難道是骨頭之

          類的東西?骨頭?難道是遠古人的頭骨?不會吧!頭骨?那么恐怖的東西就算給我,我也不

          會要。算了!不知道也罷!我走我的,管它是什么東西!

          我正打算起腳要走。

          這時候聽到另一個蒼老無力的聲音阻止我的腳步:“我是不會交給你的,它只會選擇自

          己的主人,如果心懷他念的人,心力不集中是無法控制它的力量的。更何況你們也經受不住

          它的考驗的,千百年來,多少人為了爭奪它而命喪黃泉,就算得到它的人也因為接受不了它

          的考驗而自食惡果。你們別幻想了,還是早點收手的好!”

          什么?力量?什么力量?難道是可以控制別人的力量?還是讓別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力量?難不成是催眠人的東西?不會吧!有這種東西?如果我要得到它,那我就把薛月催眠

          了躺床上,讓我盡興的看!對!要讓她脫光了讓我看!我操!居然世界上有那的東西!我倒

          要看看是什么玩意!

          想到這里,我悄悄的順著聲音的方向慢慢的走過去,到了墻角,我背靠著墻壁把頭探出

          去一看。我嚇的立刻縮回了腦袋。

          你可知道呀的到底是什么玩意讓我驚嚇嗎?文章里有!很簡單!不知道看下章哦!

          3黑社會

          上次說到探頭看的我嚇的縮回了頭,猜到是為什么嗎?下面有答案

          我背靠著墻壁把頭探出去一看。我嚇的立刻縮回了腦袋。

          天!這些是什么人?黑社會?七八個人高馬大的圍著一個被打的遍體鱗傷的老者!

          怎么辦?去報警嗎?可是報警來的及嗎?更何況我也沒手機!這工地周圍是高高的圍

          墻,難道我還要再翻一次嗎?不對!如果我出去報警,他們會不會報復我?黑社會!什

          么手段不敢使!算了!不管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還是走我的路得了!

          我悄悄邁出了兩步又停下了。

          不對!我這樣是不是叫見死不救!萬一上天責罰我,讓我折壽倒無所謂。人本來就

          要死的嘛!但是老天如果讓我生的孩子沒屁眼,那我這輩子不是廢了?算了!還是報警吧!

          可是——報警太危險了!怎么辦?

          就在我想的同時,突然聽見那個粗狂的聲音到:“老家伙!是不是活膩味了?子彈沒吃

          過,是嗎?”

          我又轉身回去,看見一堆木箱子堆在拐角不遠的地方,我背靠著墻壁心想:老天爺!你

          他媽的要保佑我,我現在跑過去躲那箱子后頭,我可是打算救人的!你如果要是有良心,

          你就讓他們別往我這邊看;你如果要是沒良心,你就讓他們全往我這看,我死了就上天堂找

          你算總帳!

          想到這里,我心里默念123

          3剛念完,我飛快的跑到箱子的后面。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詞來形容那速度的快。

          但不管速度的快慢,我需要的是結果——那就是成功到達箱子的背后而不被黑社會發現。到了箱子后,我長長的嘆口氣。

          還好!老天爺也算是幫了我一把,沒讓這些兇神惡剎的人向我看,F在怎么辦?

          要救人我也沒那么大本事!沖出去不是等于送死?那么些人手里都有槍的!怎么和他

          們火拼!

          現在我的心亂做一團,救人嘛,又沒本事!不救嘛,又沒良心!

          那我現在到底是救還是不救!我在一邊苦苦的思索著。

          哎!還是先看看動靜再說吧!

          于是我透過箱子與箱子之間的細縫監視著他們的行動。

          只見那個老人躺在地上,身穿著極為普通的衣服,舊的就像是掃地工人的衣服,衣服上

          大部分都流滿了血,臉已經被血和灰塵布滿了,看上去就像是個受重傷的乞丐。

          圍著他的人一個個不是肌肉男就是看上去兇神惡剎的,一看就不是好人?磥硎钦嬲娴

          黑社會!

          這時候聽見那粗獷聲音的男子突然從腰間掏出一把顏色黑的發亮的槍,槍口還裝著消聲

          器指著躺在地上的老者到:“老家伙!你要那東西也沒用,不如交出來,省的浪費我的一顆

          子彈!

          到底是什么東西?讓這些人都拼了命的搶?

          我躲在箱子后面感覺非常的疑惑。

          老者用那無力的聲音回答到:“我說過了這東西常人得到是種禍害。就算你拿到了也無

          用的。你們的心雜念太重,而且你們也并不是東西所承認的主人,你們還是放棄吧!”

          “你個老東西!叫你交你就交。哪來的那么多廢話!”旁邊一個身材魁梧,身穿背心的

          肌肉男踢了老人一腳罵到。

          老人捂著被踢的肚子在地上無力的呻吟。

          我躲在箱子背后被肌肉男的動作嚇的不敢出聲,我輕輕的呼吸盡量不發聲音。

          那個粗獷聲音的男子拿著槍對著老人繼續說到:“老不死的!我再問你一次,東西你放

          哪里了?”

          “我已經把它毀掉了,這種害人的東西留在世界上只會讓更多人受害!”老者在地上無

          力的回答到。

          “什么?”粗獷聲音的男子大叫到,用力的踢了老人一腳。

          老人這次被踢的在地上沒動,連呻吟的聲音都沒了!

          我剛才已經被黑社會的行為嚇了一次,這次感覺上要輕很多。

          怎么辦?老頭這樣被踢下去還不死了?

          這時候,那粗獷聲音的男子舉起槍到:“他媽的!你活膩了!”

          男子想開槍,這時候旁邊的一個小個子,長的尖嘴猴腮的把那男子的槍按住到:“六當

          家的!別急!這老頭說不定是騙人的!那玩意是寶貝,他怎么舍得毀掉呢!”

          六當家的停下來看著猴子(尖嘴猴腮的小個子)點點頭,到:“那怎么辦?”

          猴子把耳朵趴在六當家的耳邊小聲的說了間。

          六當家的點點頭,立刻扣下了槍的扳機。

          只聽一聲細微的“砰——”

          我心一驚,張大著嘴差點喊出來。

          可知道六當家的做了什么讓我心驚嗎?呵呵!不難猜吧!下次我們再說吧!
      受天天含着攻的rb睡h
      <thead id="vttvr"></thead>

      <address id="vttvr"><track id="vttvr"></track></address>

      <track id="vttvr"></track>
        <address id="vttvr"></address>
        <pre id="vttvr"><strike id="vttvr"><ol id="vttvr"></ol></strike></pre><track id="vttvr"><strike id="vttvr"></strike></track>
          <address id="vttvr"></address><noframes id="vttvr">